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一书包网 -> 武侠修真 -> 桑泊行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五章 手倦抛书午梦长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正午方过,坤宁宫外一片静谧。几个宫人挽着篮子,收集殿外树上木樨,偶尔悉索声响。

????雁音瞧着篮中已满了一盅,正欲返身回殿,抬头就看见不远处走来的身影,未及屈膝,朱棣已抬手示意她莫要出声。

????“皇后尚在午枕?”他到了近前,瞥了一眼篮中金灿灿的那一盅。

????“是,不过不在寝殿,在暖阁。”雁音压低声音道。

????“还是睡不惯寝殿?”他面上有了极淡的笑意。

????“皇后说太空旷了,她不喜……”

????他再不多言,提步入了殿中。

????殿中无人,窗皆半开,晶帘垂,一室静怡。案上书卷半掩,除了瓶花清供,再无多余装点。暖阳透过帘隙,四处浅浅晕着,一切依稀仍是燕王府的模样。

????挑帘入了暖阁,无人,他心里一空,提步就往后头走去。

????后头园子的树影下,支了贵妃榻,那道身影倚在那其间,似是正好眠。走到近前,见锦毯一角垂在地上,里头裹着一卷书。他伸手欲取,她已睁开眼。

????“又贪凉。”他在她身旁坐下,冷着脸。

????她坐起身,抱着膝,面上仍有惺忪睡意,“寝殿太冷清,暖阁又闷了些,不如这里,刚好。”

????他瞧她面上,睡痕犹带朝霞,恍惚仍是初入燕王府时模样,伸手将她揽着,“还是需有人守着,莫睡得沉久,夜里又不踏实。”

????“哪个又嚼舌头去了,谁说我夜里睡不踏实?”她佯嗔,“倒是你,这些年征战不止,如今虽有了内阁辅助,怎的仍这般操劳……”

????她坐直了身子,清了清嗓子,将那眉间一肃,学着他的口气,“朕常在宫中周恩庶事,或有一事未行,或行之未善,即不寐至旦,必行之乃心安。”

????他初时尚绷着脸,听到后来,压不住嘴角上扬的弧度,“皇后竟在朕身边安插了耳目,朕该如何罚他?”

????“耳目?我这宫里可没人敢去。我回回去寻你,你都无暇。我就在侧殿看看她们沏茶备点心,顺便听上一听。”

????“既然来了为何不让人通传?”他有些不悦,“近日茶点备得很合朕的心意,竟是此缘故……”

????她靠上他的肩头,“陛下当需注意身子,妙云觉得兵民亦是。流年战乱,必然疲累难当,亦当休养生息。”

????“妙云说得是。之前劝朕,朝中贤臣皆为高皇帝所留,不应以新疏旧,说得亦是极好。”他顿了顿,“有一事前两日就欲说与你听,朕欲封你四哥徐增寿为定国公。”

????徐妙云脸色遽变,即刻坐直了身子,“不可。妙云长兄已承魏国公爵位,四哥也已被追封为阳侯。按礼法,一门不可有二公,怎可再封他为定国公?”

????“诏书已拟好,徐增寿之子徐景昌,继其父之定国公爵位。”

????“景昌?他不过十五岁,如何能继承爵位?”她惊讶地望着他的面庞,那上面是她熟悉的毋庸置疑与不可撼动。

????她垂下目光,“既非臣妾的意愿,臣妾也就不用答谢了。”随手将地上的书拾起,翻看起来。

????朱棣自是瞧出她有心疏离,也不恼,盯着她乱翻着书页。

????半晌听不到身旁人的动静,她屏住不去瞧他,扬声道“雁音。”

????雁音很快奉了茶上来,布在她面前。徐妙云抬手去取茶盏,一时愣住。

????盘中一对白瓷茶盏,薄如纸,上有转枝花叶暗纹,细腻莹润光照见影。衬得茶汤清亮,一旁白盅里金灿灿的木樨,氤氲着茶香。

????她将那白瓷盏取了,爱不释手,竟忘了饮茶,“怎可如此薄,通透竟似脱胎一般……”

????他亦取了一盏慢饮,“内府新制,出了几样不错的,我已着人将平素所用碗盏杯盘,皆换了白瓷。”

????见她悦色溢于言表,他清了清嗓子,“这一件,答谢也免了……”

????听着他怏怏中带了几分得意,她没忍住扑哧笑出声,又敛了笑容,“洁素莹然,甚适于心,多谢……”

????他将她的手执在掌中,“许久未见你这般展颜,妙云是否仍挂念北……”

????“不。”她迅速将他的话打断了,“心中挂念皆在眼前,无可忧虑。只是经年所见杀伐过重,心常无安。”

????他将茶水新添,“前些时候,斯道与金忠提奏天禧寺请经付费,朕已敕工部修理,比旧加新。天禧寺原为长干寺,亦是东吴江南首寺。”

????“建初寺。”她显出神往之色,“并有阿育王塔,据传系阿育王八万四千塔中之一,供奉感应舍利。”

????她神色稍缓,“择日需往天禧寺……”

????“且缓些时日。”他忽然道。

????见他蹙眉,她出声道“可是顾虑水妖重现一案?”

????“如今尚无头绪。”

????“初时曾传言,是我四哥……”

????“朕相信不是增寿。此人彼时连杀七人,在城中广布乱世、国覆之说,唱青溪小姑曲……”

????“青溪小姑?”她心中一动,忽然想起一人模样,“那桐拂,今在何处?你不会将她也……”

????他瞥了她一眼,“如何会想到她?”又慢了慢,“眼下她在漏刻殿。”

????“漏刻殿?那么个活蹦乱跳的小丫头,被拘着,如何守得住那般冷清?”

????“拘着?朕拘得了她?她甘愿待在那里,无非是桐君庐如今身在宫里,她心有牵念……”他忽然顿住,将她细细看了一回,“皇后不问立太子一事,怎的反倒关心那么个小丫头?”

????她尚不及发话,听见身后不远处的声响,转头含笑道“炽儿,进来。”

????很快见一人步履急促略显不稳地入了园子,身穿深蓝曳撒,一脸的汗。

????朱高炽到了跟前,瞧见父皇也在,忙恭敬行礼。

????雁音早递上帕子,徐妙云取了,走到朱高炽身前,替他拭汗,“炽儿练骑射去了?”

????朱高炽喘息甫定,“回母后,儿臣方练完回来。”

????“听说炽儿箭术精进了许多。”她又拧了一块干净帕子。

????朱高炽垂着首,“比起高煦,还是差了许多……”

????“京师河道一案,”一旁朱棣忽然出声,“尚需多费些心思。”

????朱高炽忙躬身道“是,儿臣正欲去赵大人处查看案卷。锦衣卫中,水性上佳且熟悉京师水道之人甚少,故而查案迟滞。臣正欲去水师调人手……”

????“漏刻殿里就有一个伶俐的,炽儿倒是可以用上。”徐妙云转头瞧着朱棣。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