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一书包网 -> 双色球倍投图片 -> 汉当更强

正文 第三百九十七章 坑死齐军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其实周殷真的不是在公报私仇,选择派遣许逊等中立将领率军出击,只是一种为了大局着想的折中办法,既向项冠乱军示好,表示自己绝对没有借助汉军之力除掉项冠乱军的打算,又可以保存周殷自己嫡系的实力,防范死活不肯出示项羽手令的项冠又耍什么花招。

????但很可惜,周殷却忘了考虑西楚军中立派的感受,因为畏惧项冠和项羽的血缘关系,兵变爆发时没有给周殷帮忙,许逊等西楚军中立派心里正打鼓得厉害,周殷又命令他们出营和汉军野战,掩护齐国军队撤回齐军营地,许逊等中立派能不害怕这是周殷的借刀杀人,公报私仇?

????也正因为这点,所以在收到了周殷的出击命令后,在西楚官制中级别很高的西楚军裨将军许逊不但没有立即依令而行,相反还派遣亲兵与项冠联系,请求公然与周殷分庭抗礼的项冠做出决定——出击?还是不出击?

????站在自己的立场上考虑,项冠当然也再一次疑心大起了,无比怀疑这是周殷在借机铲除自己的潜在助力,故意削弱西楚军内部忠于项羽的军队力量,所以只是稍微盘算了片刻,项冠就向来请示的许逊亲兵吩咐道“回去告诉你们许将军,叫他依令出击,但是不要急着加入战场,在外围虚与委蛇就行,看到情况不对,马上撤回我们的营地!”

????项冠的决定当然让许逊等奉命出击的将领悄悄松了口气,不但故意磨蹭,花费了许久时间才做好出击准备,还在从西门出营之后动作拖沓,不肯急着加入汉齐军队交战的战场,只是在战场外围列阵观望,随时准备着撤回自军营地,与其说是出击掩护,倒还不如是出营游行,为齐国军队呐喊助威。

????不过西楚军的出击还是收到了一定效果,看到他们出营,首当其冲的汉军大将王陵顿时急红了眼睛,又已经让麾下军队发起了冲锋,无法分兵拦截西楚军,只能是拍马冲到了第一线,亲自率军猛冲齐军战阵,期间还口中大吼不断,“奋力向前,死战到底!我们的援军马上就到!和楚齐贼军拼了!”

????看到主将如此勇悍,汉军将士当然是斗志更盛,一个个就象打了鸡血一样,顾头不顾尾的只是亡命冲杀,疯狂挥舞着武器往齐军将士身上招呼,又不时投出原始手雷砸进齐军的密集队形,利用原始手雷发出的猛烈爆炸扰乱敌人队列,乘机撕开缺口杀入齐军的防御圆阵,狗急跳墙间,竟然奇迹般的接连冲溃了三四个齐军的五百人圆阵,更加与左翼齐军纠缠在了一起。

????虫达和陶习这边也一样,看到西楚军出营反击,虫陶二将也一起急红了眼睛,先后冲到第一线率军死战,带着汉军将士猛攻齐军的中军阵地和右翼不断,口中也同样接连大喝,“杀!杀!和贼军拼了!我们的援军马上就到,不要管背后,先把齐国贼军杀乱再说!”

????齐国军队的反应却截然相反,看到友军终于出营接应,着急撤退的齐军主帅田部更加无心恋战,即便在局部拥有兵力优势,又有结阵而战的编制优势,田部也不肯下令发起反击,只是任由麾下军队各自结阵而战,捂住了脑袋任由汉军按住狂揍,耐心只是等待西楚军队发起冲锋,替自军暂时缠住汉军,然后再鸣金撤退。

????很可惜,咬牙苦熬了许久,齐国军队不但始终没有等到出营西楚军发起冲锋,相反汉军的后援军队还距离战场越来越近,眼看又有一支数量不明的汉军后军即将到来,田部急得直跳脚,口中也大吼不断,“西楚军是在干什么?是在干什么?为什么还不冲锋?为什么还不替我们接住汉贼军队?”

????这时候,发现情况不对,周殷也已经派人来和许逊联系,要求许逊立即发起冲锋,缠住战场上的汉军,许逊也不敢过于违抗周殷的命令,只能是硬着头皮催动军队上前,小跑着接近正在激战的齐军左翼战场,汉军王陵所部被迫无奈,只能是分头死战,以区区五千兵力,同时应战左翼齐军和出营西楚军两股敌人。

????让周殷傻眼,也让田部吐血,只是稍一接触,战斗力不俗的西楚军许逊等部竟然马上就停下了脚步,站在原地与汉军交战,不肯卖力向前缠住汉军,汉军以少战多,仍然一边敌住了从西而来的西楚军,一边继续缠住左翼齐军,丝毫不落任何下风。www.kmwx.net见此情景,早就涌到了田部嘴边的鸣金命令也死活不敢喊出口,只能是红着眼睛破口大骂,“是那个匹夫带的军队?你们是在和汉贼交战,还是在和汉贼演戏装样子?”

????“杀!”

????稍一耽搁间,后续赶来的汉军已经赶到了现场,见王陵这边的情况危急,随后赶到的汉军连队列都来不及整理,马上就呐喊着发起了冲锋,疯狂杀向左翼战场增援王陵,毫无斗志的许逊等军则一触即退,如同潮水一般的迅速退向自军大营西门,已经被项冠打过招呼的西楚军西门营官也马上开门,西楚军狂奔回营,扔下齐军继续在营外死战。

????“婢女养的匹夫!”

????气疯了的田部放声狂吼,也气得几乎立即就想下令鸣金收兵,然而此刻汉军已经彻底纠缠在了一起,和汉军就好象两个壮汉一样,不但手勾住手脚盘住了脚,还用牙齿紧紧咬住了对方的身上肌肉,倘若齐军旗阵中敲响退兵金钲,齐军马上就会全面崩溃,变成汉军刀下的待宰羔羊。所以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后,田部一把又揪过之前与周殷联系的使者,红着眼睛对他吼道“去告诉周殷,再不出兵掩护我们撤退,老子回了营地,马上带着军队突围!让他们西楚军自己和汉贼打去!”

????使者连滚带爬的又冲向背后的西楚军营门,田部则是抬头看天,对着夜空上的繁星大吼了一声,“齐国的列祖列宗啊!请保佑你们的子孙吧!”

????“擂鼓,总攻!杀退汉贼再撤退!”

????旗阵中的战鼓疯狂敲响,已经别无选择的齐军主力只能是呐喊出击,向汉军发起反冲锋,与早就发起了冲锋的汉军展开全面决战,数量接近六万的汉齐两军也因此各自向前,在夜空下疯狂激战,矛来戈往血肉狂飑,人头交织似蚁,厮杀得星月无光,血流成河。

????西楚军这边,才刚看到没有自己的命令,西门营官就打开了营门让许逊等军回营,周殷就已经明白整件事全都是项冠搞鬼——西楚军中,只有项冠能够做到这点,也只有项冠有胆量敢这么做。所以还没有等齐军使者来到自己面前,才刚看到齐军发起总攻,周殷就向自己的亲兵吩咐道“去给项冠传令,告诉他,这场仗他还想打,就马上给我带着他的军队,还有许逊他们的军队,杀出去掩护齐国军队回营!他如果不想打,就随便他了,本帅已经尽力了!”

????周殷的亲兵很快就把命令传达到了项冠的面前,项冠阴沉着脸许久不语,然后才向周殷的亲兵说道“你先回去,一会我自有主张。”

????周殷亲兵不敢违抗项冠的命令,立即转身就走,项冠则就地坐了下来,盘着腿心中盘算,“要不要出击?这会不会是周殷匹夫在借刀杀人?”

????项冠不该犹豫,因为就在他犹豫的时候,距离比较近的汉军大将周叔,已经率领着他的麾下主力赶到了战场附近,匆忙整队间,才只是粗略看得了战场几眼,周叔就顿时傻了眼睛,惊讶说道“怎么回事?西楚贼军的营地已经没有混乱了,齐国贼军也已经和我们全部纠缠在一起了,西楚贼军怎么还没有出兵接应?他们想故意让齐国贼军送死?”

????糊涂归糊涂,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如何取胜,见与齐军激战的自军不落下风,与齐军厮杀得平分秋色,周叔只是稍一盘算就做出决定,立即把自己麾下的军队一分为二,一支交给凌敬统领,让他率军增援决战战场,冲击距离最近齐军营地齐军左翼阵地,一支由自己亲自统领,准备着拦截可能出击的西楚军队,同时为了确保在齐军主力身上拿到胜利,周叔还把自己麾下仅有的两百多重甲兵交给了凌敬,让他率领了加入与齐军的交战战场。

????这个时候,看到汉军又有增援抵达,项冠也下定了决心,铁青着脸说道“出击也没用了,让齐国军队自己突围回营吧。派人联络军中诸将,让他们各守营垒,改为接受我的指挥。庞闰,你率领本部人马,负责监视中军营地,周殷匹夫如果有什么异常,坚决杀进去干掉他!”

????项冠的决定当然延缓了西楚军的败亡时间,然而却彻底坑苦了可怜的齐国军队,本来就只是二流军队,战斗力不及汉军和西楚军,能够暂时和兵力大致相等的汉军战得难分难解,完全是靠着全面总攻时的士气昙花一现,这会又看到汉军后援不断赶到,西楚军却始终不肯伸出援手,齐军上下当然是又恨又惧,士气不断下降,一度保持的战场均势也逐渐向汉军一方倾斜,逐渐只剩下了招架之功,全无还手之力。

????最后投入战场的汉军凌敬所部也因此变成了压垮齐军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以全身披挂钢甲的重甲兵开路,汉军生力军才刚投入战场,马上就在齐军左翼战场上掀起了一片腥风血雨,连脸部都有钢铁保护的汉军重甲兵只攻不守,一个劲的只是把钢铁武器往敌人身上招呼,轻而易举的刺穿捅穿齐军士卒身上的简陋皮甲,自身受到攻击却几乎不受损伤,自然冲杀又凶又狠,势不可挡。齐军士卒既在武器装备上和汉军重甲兵有着巨大代差,又在久战之后体力下降,还如何能够抵挡得住汉军重甲兵的猛烈冲击?

????再接着,汉军重甲兵就好象一把烧红了的刀子捅进了奶酪一般,势不可挡的在齐军人群中撕开了一个巨大缺口,还直接冲着统领齐军左翼的齐军主将旗帜而去,继而那面被汉军重甲兵盯上的齐军将旗很快消失,失去指挥的齐军士卒也象潮水一般的涌向了自军营地的方向,惨叫声还不绝于耳,“我们输了!快跑啊!我们输了!快跑啊!”

????多诺米骨牌一旦倒下就无法收拾,左翼齐军才刚崩溃,中军阵地上的齐军受到影响,无数士卒立即加入逃命队伍,汉军乘势加强进攻后,中军阵地上的齐军也再没办法支撑,转眼间就彻底崩溃,乱糟糟的簇拥着还算得军心的田部向东逃命,田部还在逃窜中不断咆哮怒吼,大骂不讲义气坑死自军的西楚友军,也赌咒发誓只要缓过气来,马上就带着齐军自行撤退突围,再不管西楚军的死活!

????再接着,距离齐军营地最近的右翼齐军也跟着崩溃,争先恐后的逃向自军营地,但很可惜,从巨鹿城内出击的汉军吕匡所部,早就已经结阵守在了他们的回营路上,看到齐军败兵逃来,马上就呐喊而上,冲杀拦截,象砍瓜切菜一样,疯狂屠杀狼狈逃命的齐军败兵士卒,齐军将士毫无斗志,丢盔卸甲,抛旗弃戈,逃得漫山遍野都是。

????看情况不妙,齐军营地的齐军后军也没有办法,只能是硬着头皮打开营门接应自家败兵回营,然而仓促逃来的齐军败兵实在是太多了,黑夜之中视物困难,汉军追杀又紧,混乱中,竟然有许多汉军士卒裹挟在了齐军败兵之中,直接冲进了齐军营地。

????“咦?我们怎么进来了?”

????事实上,很多汉军将士还是在追杀着敌人冲进了齐军营地后,才发现自己竟然已经冲进了原本必须要靠蚁附苦战才能进入的敌人营地。而回过神来以后,这些汉军将士当然毫不客气,马上就利用自己手里的火把和齐军营地里的篝火,大肆纵火点燃齐军营地里的营帐、工事和辎重车辆,给齐军营内制造混乱,而等齐军发现这一情况后,一切都已经晚了,不但已经有近千汉军将士乘乱冲进了他们的营地,他们的外营还已经是到处火起,到处都是杀声震天。

????“快关营门!不要让汉贼跟着进来!”

????“不能关!上将军还没进来!”

????“快关门!汉贼进来了!”

????“不能关,我们还有无数人在外面!”

????类似的矛盾命令在齐军营门前此起彼伏,而事实上,齐军后军现在就算能够统一意见,也没办法关上他们的大门了,太多的齐军败兵和汉军士卒已经挤满了他们的营地大门,营地门前插针难进,泼水难湿,又怎么可能会给他们从容关闭大门的机会?杀红了眼的汉军追兵或是主动,或是被动,一直都在不断混杂着齐军败兵人群中冲进齐军营地,迅速在齐军营内积累起了一股相当可观的兵力,成为一柄捅进齐军腹地的利刃。

????这个时候,汉军的最大boss项康,也终于率领着汉军郑布兵团的主力赶到了战场附近,才只是粗略看得战场几眼,项康马上就向上来迎接的周叔吩咐道“齐国贼军那边,交给你,西楚贼军这边,由我负责,争取给我乘乱拿下齐国贼军的营地,然后再腾出手来给我帮忙!”

????周叔也知道战机难得,马上就留下了随军带来的攻垒武器,率领麾下军队冲向齐军营地那边,然而等周叔率军赶到现场时,齐军营地各处营门早就已经是人山人海,兵卒似蚁,周叔军别说是乘机冲进齐军营内了,就是想靠近营门都难,所以周叔也马上拿定主意,喝道“暂停前进,整理队列,等我们的前军打出了名堂再说!”

????虫达和陶习等将没让周叔失望,率军追击间,发现已经有自军将士成功杀入了齐军营地,虫达和陶习等将也果断做出决定,异口同声的大吼下令道“冲,往里面冲!乘乱冲进去!一鼓作气拿下齐贼营地!”

????吼叫着,虫达和陶习等将还干脆下马步行,在亲兵的簇拥下奋力冲击彻底乱成一团的齐军营门,在他们的旗帜指挥下,汉军将士也是冲锋不断,不计伤亡不计后果的猛冲齐军营门,齐军营门上的守军虽然也早就狠下了心来,对着密集人群无差别放箭,却依然还是挡不住汹涌人潮,密密麻麻的齐军败兵和汉军将士接连入营,彻底把齐军外营变成了一团乱麻。

????也还别说,或许是好人有好报吧,人品还算不错的齐军主帅田部,竟然楞是在乱军之中逃回了自军的营地,还直接回到了他的中军营地接管了齐军后军的指挥权,然而这已经注定无用了,田部才刚回到他的中军帅帐,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喝上一口亲兵递来的水,齐军营门处就传来了一阵巨大的喧哗声音,再紧接着,火光照耀中,一面赤红色的汉军大旗,赫然出现在了齐军的外营之中。

????“有汉贼大将带兵冲进来了!”

????这个结论让在场的齐军文武个个脸色发白,田部更是急得把水喝进了气管里,咳嗽着大吼道“快!快!守住中军营地!联系我们外营的将领,让他们集结军队,和汉贼死战到底!”

????“上将军,没用了!”之前留守营内的田部爱将虞领站了出来,说道“外营已破,我们就算暂时守住了中军营地,我们的军队也会损失惨重,再也没有力量抵挡汉贼下一次进攻!现在我们惟一的办法,就是乘着西楚军还能暂时替我们牵制住汉贼主力,赶紧突围撤退,这样才能保住我们的一部分军队!”

????尽管早就已经把不讲义气的西楚军恨到了骨髓里,也无数次发誓要扔下西楚军不管,可是考虑到这么做以后可能带来的后果,田部还是无比的犹豫,说道“我们如果扔下西楚军不管,西楚王将来问起罪来……。”

????“借他西楚王一个胆子,以后也不敢问我们的罪了!”虞领斩钉截铁的说道“赵国已经完了,西楚军元气大伤,再敢问我们的罪,只会把我们大王推向汉贼一边,西楚王不会不掂量这个后果!只有保住我们的军队,给我们留下一些元气,我们在西楚王和汉贼面前才有说话的本钱!到时候不管是项羽还是项康,都只会想方设法的拉拢我们,不会把我们齐王逼上绝路!”

????还算有点政治头脑的田部缓缓点头,然后问道“谁殿后?”

????“既然是末将提议,当然由末将率军殿后。”虞领很有骨气的拱手答道。

????田部感动,上前拥抱了一下虞领,低声说道“好兄弟,一定要活着回来。”

????小半个时辰后,匆忙做好了弃营撤退的一些相应准备后,齐军果断放弃了已经没有坚守价值的自军营地,大步向着东面全速撤退。见此情景,始终没有急着加入战场的周叔也飞快拿定主意,仅仅只是命令部将杨喜率领骑兵加入追击,利用骑兵的强大机动力穿插迂回,帮着已经混乱了编制的虫达、陶习和王陵等军追击齐军,扩大战果,自己则率领仍然还保持编制的麾下军队回援西楚军营地战场,帮助项康攻打西楚军营地。

????“齐国贼军无关紧要,就算让他们逃走一部分,也对我们形不成任何威胁。西楚贼军才是关键,我们能不能粉碎西楚贼军的最后希望,还要看我们今天晚上能不能顺利拿下西楚贼军的营地!”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