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一书包网 -> 双色球倍投图片 -> 庶门风华

正文 第六百一十一章、奏折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颜彦早就发现太后的不豫,见皇后把话岔开了,忙跟上了她的节奏,“多谢皇后记挂,大过节的,我还没孝敬几位长辈倒先偏了皇后的东西,真是该打,正好,我今天来也给大家带了点小玩意来。”

????说完,颜彦喊了声青玉,青玉从门外给她抱了一个包裹来。

????包裹里是她给宫里的几位主子做的荷包、香囊、拖鞋等小物件,这已经形成惯例了,每年的花样都是来年的生肖图案,是独一无二的花样。

????众人正讨论今年的新花样时,门口的太监通传说刘公公来了,颜彦忙起身站起来,说自己有点事情找皇上。

????颜彦不知道她出门后,几位长公主和大长公主仍在讨论她,她们好奇她究竟找皇上有什么事情,好奇她是怎么调教的陆呦,也好奇陆呦怎么就能比陆鸣厉害了呢?

????好在这个话题不怎么敏感,太后倒是没再拉着脸,而是跟大家一起说起颜彦小时候的事情来,说着说着就说到了陆衿身上。

????在座的都清楚皇上送了一块龙佩给陆衿,如今陆衿又做了李然的伴读,因而她们想知道太后、皇后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

????可这个话题比颜陆两家那个话题更敏感,因而皇后也没法说实话,便把话题拐到了尚未婚配的李穑身上。

????颜彦自是不清楚这些,话说她进了南书房,李琮见她抱着一个包裹进来,还以为她是来送年礼呢,笑着打趣了一句,“什么好东西不肯直接放这,还非要亲自交到我手里?”

????“不给皇上叔叔看一眼,我怕皇上叔叔知道了会睡不好觉的。”颜彦俏皮地回道。

????李琮一听这话很快猜到了包裹里的东西不是年礼,看向颜彦的目光便带了几分研味。

????颜彦打开了包裹,先拿出了一封信递过去,接着打开了两个盒子和那个装着葫芦的大纸盒子。

????“什么意思?”李琮看了眼信的排头,先问道。

????“回皇上,我也不清楚,是今儿一早在大门口发现的,没有看到是谁送来的,还有,我也没有想明白这人究竟是什么意思,我并不曾和他深交过,何以他会如此惦念我?还有,我也不明白他说的想回头没法回头了是什么意思,还说什么他日有缘再见,难不成他预感到这场战事要结束了?”

????颜彦知道李琮正在加紧生产大炮,也知道陆呦拿下了幽州,可这离战争结束还远的很,因为契丹并没有放弃幽州,据说又集结了十万兵力要把幽州夺回去。

????此外,庆州那边又出事了,西夏人又卷土重来了,而雁门关一代至今仍在契丹人手里。

????总之,这场战争的走向并不明朗,所以颜彦不清楚对方的悲观情绪到底是因何而来,除非他知道大周已经研究出威力更大的火炮了。

????“不好,京城肯定有契丹的细作。”李琮先是想到了这点。

????能把东西悄无声息地送进来,京城肯定有内应。

????“回皇上,这个暂时不足为惧,火炮的机括不是外行人能轻易弄懂的,只要我们不把图纸流出去,短时间内他们想研制出来是不可能的。我比较关心的是,若契丹提出和谈,皇上作何打算?”颜彦开门见山地问道。

????因为她觉得周禄想必也是有这个意思,而对颜彦个人来说,她也不希望这场战事没完没了地打下去。

????李琮没有回答颜彦,而是先把周禄这封信看完了,又略略沉吟了一下,这才问道“若依你,你会怎么做?”

????“皇上叔叔,我一个闺阁女子,您能不能不要这么为难我,我能懂什么?”颜彦抗议道。

????“你大胆说吧,我信你。”李琮没有生气,反而大胆鼓励她。

????见此,颜彦斟酌了一下,说道“回皇上,您的初衷是燕云十六州,若是契丹答应归还这燕云十六州,不若就此罢手,有契丹在,还能帮我们应付应付女真和蒙古,我们能腾出几年时间来好好休养生息,这几年,百姓的日子也够苦的,抓了两次兵丁,连种地的劳力都难以支撑了。”

????“你看这是什么?”李琮没有回答颜彦,而是从桌上拿出了一本奏折递到她手里。

????颜彦本不想接,因为她知道奏折是轻易不能看的,可李琮把奏折塞到她手里,她只得接了过来,是前线战报,是陆鸣送来的,说是雁门关一役大周损失惨重,因为契丹人也用起了火药,打了大周一个措手不及。

????“不是说他们不懂火药吗?”颜彦问道。

????“所以我才说有细作,以前不懂,现在他们攻克了这个难关,战事会越来越艰难,如今就看这火炮了。”

????这份战报是刚接到的,因而今天的朝会才会比往日要长,讨论的议题就是这场战事该如何进行下去的,失去了火药的优势,大周还能打赢这场战事吗?

????“皇上叔叔,关于火炮,我倒是有了个想法,既然火炮是要用三脚架固定,不若我们直接把它固定在两个轮子上,这样方便运输些。”颜彦提了一个建议。

????这点她倒不怕引起外面的猜忌,因为之前的抛石机运输起来就很费劲,需要一二百人才能推动,后来据说就是用大型平板车拉走的。

????可惜,李琮对这些机械类的东西一直没有直观的认知,因而并没有听懂颜彦的话。

????颜彦见他又要去找工部的人,忙拦住了他,“皇上叔叔,您只要这么一说,他们肯定能懂的,而具体怎么做我也不懂,我只是听说之前的抛石机太过笨重不方便运输,所以想到了这个法子,可这个法子好使不好使,能使不能使我是一点把握也没有,只有试过才知。”

????颜彦见李琮听进了自己的劝,便没再执着这个话题,又拐回到周禄身上来,得知契丹人也用起了火药,颜彦再次怀疑起周禄的穿越者身份。

????若果真如此的话,这场战事还有得打,到时会有多少生灵遭到涂炭?

????她能劝服他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